在伊斯蘭國手下行醫1

對於伊斯蘭國ISIL(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the Levant )的印象,大多數人仍舊停留在僅只是仇殺非穆斯林的恐怖份子,是一部分的伊斯蘭信仰產物。但是就我一個伊拉克穆斯林來看,他們真正危害到的不是非穆斯林份子,而是那些他們宣稱有著和他們想同信仰但不願全盤服從於他們利益之下的其他地區穆斯林。透過以下我分享我在ISIL掌控下的所見所聞,希望能夠讓你們更多看見真正的ISIL是如何。

當伊斯蘭國ISIL接管我居住的Anbar省份(位於伊拉克西部,伊拉克面積最大的省份)時,我正在Anbar省的市立醫院擔任醫生。對於他們的接管,我們起初都不以為意。然而隨著時間過去,他們漸漸地對於城市內部的運作熟悉,開始能夠自行接管一切時便開始原形畢露,他們開始迫使當地居民遵行他們的指令,脅迫所有曾經在省政府軍事安全部門工作的官員,如內政部、國防部或法務部的官員需要向他們宣示「悔改聲明」(Al-Tawba),藉此表明他們與視ISIL為非穆斯林的伊拉克政府立場不同的決心。不願意宣示「悔改聲明」的官員便一律被處決。( ISIL這個「悔改聲明」只針對與軍事安全相關的部門,其他如衛生部或教育部的官員則不需要宣示此聲明)


(紅色圓圈處為Anbar省/網路圖片)

ISIL接管城市的方法也包括在城市內收買居民成為間諜,暗中觀察住民是否有任何反ISIL的言行舉止,若遭獲通報,那些被舉辦的居民大多被嚴厲處罰,許多甚至命喪黃泉。在ISIL接管期間,伊拉克政府切斷所有對其佔領省份油和電的供應,所以當時在我們境內,電的供應大多仰賴城市裡的發電機。但是城市內的發電機由於原料及石油的短缺,一天也只能運轉沒幾個小時。縱使ISIL在敘利亞、伊拉克地區曾經佔領了許多油田,但由於缺乏相關技術,他們仍無法將這些資源提供當地居民使用。此外,ISIL大部分的時候,也是將佔領油田所獲取的油私下和他國交易,換取他們需用的軍事武器,棄民生於不顧。

對外聯繫在ISIL治理期間也是全面被監控、掌管。對外手機聯繫和網路的使用都被他們一手監視著。當他們接管一地區時,首先會摧毀當地的基地台,確保當地人民無法隨意自行連接網路。再來,他們會在各城市設立小小的網路房間,在房間內部裝設V-Sat衛星系統,並由ISIL成員監督控管,確保網路網路資源掌握在他們手中。想要使用網路資源的居民需要到小房間裡頭,而ISIL成員會時不時地突襲檢查,確保居民們不會偷偷通報外界人士。然而這樣的監督控管也造成了許多錯誤荒謬的指控,導致許多無辜人員的傷亡。我的姪子Mohammed正是死於這樣的情況下。

當時我的姪子不過15歲,正在小房間和他位於非ISIL掌控地區的朋友聊天,忽然間,ISIL成員衝進房間要突襲檢查所有在房間使用網路的住民。當他們檢查到Mohammed時,發現和他聊天的朋友的父親恰巧是一名警察,他們便立即地逮捕了Mohammed,指控他是和敵人秘密通訊的間諜。過了幾週後,他們便公開處決了Mohammed。然而故事還沒有完,幾個月後他們沒來由地便將我的表弟(也就是mohammed的父親)逮補,自此之後便下落不明。對於他的歸來我們也不抱太大的期待,知道他大概和其他沒來由被ISIL逮補的居民一樣,早已被秘密處決了。

我當時服務的醫院,在ISIL接管後經歷了非常嚴重的資源以及器材上的短缺。當時伊拉克政府切斷了所有對市立醫院的供應,而ISIL又常常將他們得到的少數資源投注在他們內部的軍事醫院裡,導致照顧人民的市立醫院極度短缺。在ISIL底下無服務的那期間,我親眼目睹了他們的殘忍和不人道,不僅僅是對當地居民或他們的敵人,甚至他們對自己成員的殘忍也讓我不敢置信。

有一天下午,兩個伊拉克籍的ISIL成員帶著一名SIL戰士來找正在急診室值班的我。那位ISIL戰士看起來像是從東亞來的,不會說阿拉伯文也不會說英文,所以由這兩位伊拉克籍的ISIL成員替他解說病情。他們告訴我,他最近全身奇癢無比,無法忍受。我為他做了些初步的檢查,發現他罹患疥瘡(scabies),一種因肉眼看不到的皮膚寄生蟲疥蟲感染而引起的傳染性皮膚病。當我和那兩名ISIL成員解說病情時,我注意到急診室外還有一大群東亞面孔的ISIL戰士在外面等候,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所有人都罹患了疥瘡。由於醫院資源的短缺,我開了一點藥給那兩位ISIL成員,並囑咐他們到醫院外替這些戰士們買藥。這兩位ISIL成員聽完後,退幾步開始低頭交談,他們以為離我夠遠我聽不到,但是我清楚地聽到他們說:「我們何必幫他們買藥?再過沒幾天他們就要被送上戰場上打仗了,能不能活著回來都不知道了,何必浪費資源在他們身上呢?」討論完後他們便走向我,敷衍地向我道謝並答應會買藥給他們。之後透過多方打聽,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們棄這些戰士不顧根本沒有為他們買任何一點藥!

(Ramadi城市的醫院/M醫生提供)

(Mosul城市中的殘破醫院/M醫生提供)

眾所皆知地,ISIL以殘忍的處決行徑著稱,他們常常以重擊頭部或是從高樓將人扔到地面作為處刑。作為醫生,我們常常被要求在這些罪犯被處刑、或是被從高樓丟下血肉模糊時去檢查他們的生命跡象。這對我們來說是極其殘忍和痛苦,但在他們底下我們沒有任何選擇,只能唯命是從。

在伊拉克,我親眼目睹ISIL不人道的行為,但是令我悲傷地,我也看到許多來自各個不同國家的外國人加入ISIL。不僅僅來自中東國家,許多也來自亞洲、美洲和非洲。我常常疑惑,為什麼那麼多不會說阿拉伯文的外國人,甚至許多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外國人會想要來參加這樣一個殘忍的組織?依我這一路觀察,我認為ISIL聰明的地方就是他們會朝弱勢下手。那些被政府、社會甚至其他種族壓迫的人,在走投無路下必定會被他們塑造出來的「善良」形象蠱惑。他們也善於打造充滿盼望的願景,吸引許多想要改變世界、貢獻社會的人投身他們。卻沒想到將自己投入萬劫不復的深淵。